第632章 鸦片种植

    九江宪兵队司令部就在附近不远。

    徐锐和冷铁锋找到吉野拓次也时,吉野这小鬼子已经换岗下班。

    看到徐锐真的找上门来,吉野倒也算说话算话,二话不说就给两人办了侨民证,然后把他们带到了维持会,引茬给了维持会的伪实业部长。

    徐锐这才知道,吉野拓次也为什么会这么好心,主动给他找事情做。

    敢情吉野拓次也要跟维持会的伪实业部长勾结开一家大烟馆,场地、货源、经费以及人员一律都由伪实业部长提供,吉野拓次也负责疏通鬼子的宪兵队,简单一点说,就是让鬼子宪兵队成为大烟馆的保护伞。

    吉野拓次也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军曹,当然没有这么大的能量。

    但是吉野拓次也的哥哥,吉野理央,却是九江宪兵队的司令。

    不过冈村宁次治军极严,吉野兄弟不敢公开参与大烟馆生意,所以才找到徐锐,让徐锐来充当他的代理人,不得不说,吉野这个小鬼子还挺有商业头脑,这大概算得上是商业白手套的原始雏形了吧。

    当然了,吉野兄弟还有另一层考虑。

    日军流动性大,今天吉野兄弟还在九江,明天就不知道去哪,但是大烟馆却带不走,所以留着徐锐帮忙看场子,这个大烟馆就能够给他们兄弟俩源源不断的提供利润,只不过,如果他们兄弟不在九江了,分成肯定会受影响。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小鬼子也是不例外。

    “怎么样,西村桑?”吉野拓次也开门见山的说道,“只要你答应留下来看场子,我可以给你每个月八十日元,以法币结算也没有问题,每个月一百法币,年终另有年终奖,你兄弟也可以留下,每个月五十法币的薪水。”

    徐锐本待拒绝,可是一转念之间却改了主意。

    这或许是个好机会,或许可以将冈村宁次给引出来。

    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机会,也值得他一万分的努力。

    当下徐锐说道:“吉野桑,区区一家大烟馆,又能赚得了几个钱?”

    “西村桑,你是什么意思?”吉野拓次也还道徐锐拒绝了,脸色便变得有些难堪,他原本只是想要提携这两个到中国来寻找发财机会的同胞,却不想,对方竟然不领他的情,这让吉野小鬼子面子上有些挂不住。

    徐锐连忙解释:“吉野桑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是说,一家大烟馆的生意太微薄了,我们完全可以将生意做得更大一些。”

    吉野拓次也说:“你是说,多开几家大烟馆?”

    说完之后,吉野拓次也立刻摇头说:“不妥,不妥,冈村司令对皇军将士从商一向深恶痛绝,一家大烟馆目标不大,还好糊弄,要是多开几家,只怕是很难骗过冈村司令官,此事万一让冈村司令官给发现了,就麻烦了。”

    徐锐笑道:“吉野桑,为什么非得开烟馆呢?”

    “不开烟馆?”吉野拓次也皱眉道,“难道还有比开烟馆更赚钱的营生?”

    “有,当然有。”徐锐压低声音说道,“为什么不干脆种植、贩卖鸦片呢?”

    “种植、贩卖鸦片?”吉野拓次也瞠目结舌的说道,“西村桑,你是在开玩笑么?”

    冈村宁次一向主张以华制华,给予中国人足够尊重,所以非常反对日本人在中国从事鸦片生意,眼下冈村宁次因为忙于正面战场的战事,无暇理会地方治安,但是他对鸦片生意的倾向性,却非什么秘密。

    如果只是一家烟馆,那么问题就不大。

    冈村宁次再是讨厌鸦片,也绝不会过问区区一家烟馆的处理。

    但如果是大规模的鸦片种植以及贩运,那性质就完全不同了,这事一旦让冈村宁次给知道了,不仅他的小命保不住,他哥的九江宪兵司令也别想再当了,说到底,他哥虽然是宪兵司令,却也无法在宪兵队里做到一手遮天。

    宪兵队的副队长可是一直盯着他哥的位置呢。

    徐锐压低声音说道:“吉野桑,只要做得隐秘,就没什么问题。”

    “怎么一个隐秘法?”吉野拓次也说道,“罂粟花一开,傻瓜都知道。”

    徐锐便把他的想法和盘托出:“吉野桑,竹野炭烤你应该是知道的吧?”

    “竹野炭烤,这我当然知道。”吉野拓次也说,“那里的炭烤和牛肉很地道,还有那里的女侍应也很不错,尤其那个幸子,啧啧。”

    徐锐又说道:“竹野炭烤的老板竹野田矶是我的好朋友,他打算在九江附近承包一片山地养殖和牛,并且央求我给他看守场子,所以我想,何不干脆承包一整片山地,然后四周再以围栏封闭,周围开辟成草场养殖和牛,草场中间再偷偷种植罂粟,谁能知道?”

    “哟西。”吉野拓次也便眼前一亮,欣然说道,“这倒的确是个不错的主意。”

    “而且”徐锐说到这停顿了下,又小声说,“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在这个和牛养殖场开业之时,我们还可以邀请冈村司令官出席剪彩,冈村司令官只要去了,那这个养殖场就是冈村司令官关照的企业,谁还敢乱来?”

    云遮雾绕说了大半天,徐锐终于亮出他的獠牙。

    徐锐不会给竹野养牛,更不会在九江种植鸦片祸害同胞,他之所以这么说,不过是为了引出冈村宁次并予以击毙。

    吉野拓次也目闪异彩,这是要把冈村司令拖下水的节奏?

    不过吉野拓次也很快想到一个问题,皱眉说道:“冈村司令只怕是不会出席。”

    “那就要看你哥的本事了。”徐锐压低声音说道,“届时我会让竹野出面邀请冈村司令出席养殖场的奠基仪式,剩下的就看你哥是否有能力说服冈村司令了。”

    “行。”吉野拓次也咬牙说道,“这事我去跟我哥说,等我消息。”

    达成口头协定后,吉野拓次也便起身离开了,目送吉野拓次也的身影远去,冷铁锋小声对徐锐说:“老徐,这能行吗?”

    “事在人为。”徐锐说道,“行不行的,必须得做过才知道。”

    冷铁锋说道:“可我怎么觉着这事有些不靠谱呢?冈村宁次可是第十一军的司令官,打仗他都忙不过来,哪来时间出席竹野的和牛养殖场的奠基仪式?”

    “那可未必。”徐锐摇头,说道,“如果这个和牛养殖场能够给日军带来巨大的利益,冈村宁次就完全有可能会出席奠基仪式。”

    “巨大利益?”冷铁锋不以为然,“一个和牛养殖场能有多大利益?”

    徐锐摇摇头,说:“可问题是这并不是纯粹的和牛养殖场,而是一个鸦片种植基地!一个大规模的鸦片种植基地能够带来多少收益,你不会不清楚吧?眼下日军经费紧张,日本政府甚至公开下令,让侵华日军自行筹措军需,在这个节骨眼上,你说冈村宁次会拒绝这样一笔可观的收入吗?”

    冷铁锋愕然:“可冈村宁次不是明确反对在中国销售大烟么?”

    “那只是表象,冈村宁次主张以华制华,给予中国人足够的尊重,他就必须在公开场合持坚决禁烟的态度。”徐锐冷冷一笑,又说道,“不过,冈村宁次的骨子里仍旧对我们中国人充满了蔑视,所以,只要风险可控,冈村宁次是不会拒绝鸦片种植的。”

    冷铁锋皱眉说:“老徐,你会不会把冈村宁次这老鬼子想得太复杂了?”

    “想得太复杂?”徐锐摇摇头,沉声说,“冈村宁次可不是简单的日军将领,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他其实是一个政治人物。”

    分割线

    徐锐这话切中了要害,冈村宁次确实是一个政治人物。

    许多人包括南京伪政府的高级官员在内,都被冈村宁次表面上的主张所迷惑,认为这老鬼子是个纯粹的亲华将领,可是,像吉野浩太这样的冈村宁次的亲信却非常清楚,冈村宁次的骨子里其实非常之**。

    所以,当吉野拓次也回去一说,吉野理央便立刻意识到这是一条很好的财路。

    由于中日战争迟迟都无法结束,日本政府的财政已经濒临破产的边缘,陆军部甚至已经拿不出足够的款项用于购买军粮了,所以不得不给中国战场的日军下命令,让侵华日军自行筹措军粮,以缓解国内的财政压力。

    眼下,第十一军就正面临着经费不足带来的沉重压力。

    所以,冈村司令极可能同意在九江打造鸦片种植基地。

    只要风险可控,冈村司令就没有理由拒绝这样的好处。

    当下吉野理央说道:“这个事我可以去跟司令官阁下说,但是我不敢保证司令官阁下一定会出席奠基仪式,另外,为了确保不走漏风声,我会从战俘营发送战俘前往养殖场负责鸦片的种植,养殖场要搞军事化管理。”

    吉野拓次也说:“哟西,这样的话就万无一失了。”

    吉野理央又说:“你现在可以去回复那个西村了,养殖场的和牛收益归竹野炭烤和他所有,至于鸦片种植的收益,他们只能够拿百分之一。”

    “明白。”吉野拓次也顿首说,“我这便去找他。”

    :推荐骨灰级老作者瑞根的新书烽皇,瑞根也是剑客很欣赏的一个老作者,从江山美人志到弄潮,再到官道无疆,剑客一直追更,对作品质量要求较高的读者,千万不要错过本书。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备案号:粤ICP备1234567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