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5章 决心已定

    冈村宁次对中国以及中华民族的威胁,怎么夸大都不过分!

    所以只要有机会,徐锐就会毫不犹豫的把他干掉,以前冈村宁次在关东军担任第二师团的师团长,远在东北,徐锐拿他无可奈何,后来武汉会战爆发,冈村宁次一如历史上那般被破格提拔为华中派谴军第十一军的司令官,徐锐就曾经萌生过行刺的念头。

    可惜,不等徐锐付诸行动,东久迩捻彦这个小鬼子就带着第十师团打上门来,徐锐也就只能将刺杀冈村宁次的想法暂时抛诸脑后,现在第十师团已经被独立团给全歼了,徐锐立刻又萌生出刺杀冈村宁次的念头。

    至于公开扬言刺杀畑俊六,一是为了转移鬼子的视线,使得畑俊六这个老鬼子暂时无暇顾及对大梅山的扫荡,二是为了战术欺骗,将小鹿原俊泗的特战大队吸引在南京,等到狼牙潜入九江,行刺冈村宁次之时,就能够相对容易一些。

    徐锐身为穿越众,深知冈村宁次厉害,王沪生不是穿越者,就有些不以为然。

    “老徐,这个冈村宁次就算比别的老鬼子厉害些,也是厉害得有限,就算你刺杀了冈村宁次,鬼子天皇也会再派一个老鬼子过来,没什么用,你总不能把鬼子天皇派过来的司令官全都杀了吧?”王沪生摇头说,“所以,我还是不同意你去冒险。”

    顿了顿,王沪生又接着说:“至于说转移视线什么的,既然你已经在广播上公开的宣布了要去南京刺杀畑俊六的消息,那就已经达成了转移视线的目的,所以就更加没有必要以身犯险,带着狼牙前往九江行刺。”

    徐锐便不知道该怎么跟王沪生解释。

    站在王沪生的立场上,这么想其实很正常,在他看来,冈村宁次不过就是个普通的鬼子将领,死了一个冈村宁次,还会再来冈村太郎、冈村三郎什么的,鬼子的战斗力不见得就会削弱,而徐锐对于独立团却是无可替代的存在。

    所以王沪生绝对不会同意徐锐去九江冒险。

    但是徐锐却知道,冈村宁次对于日军来说,也是不可替代的!

    若没了冈村宁次,小日本就再不会有第二个冈村宁次,在华北方面军乃至中国派谴军司令官的任上,给中国造成无可挽回的惨重损失!客观的讲,有跟没有冈村宁次,抗日战争的进程将变得截然不同。

    所以说,徐锐是一定要去九江的。

    徐锐说:“老王,不管你同意还是不同意,九江我是去定了。”

    “老徐,要不然这样。”王沪生说,“让老兵带着狼牙去九江,但你不能去。”

    冷铁锋立刻点头说道:“老徐,我看可以,咱们大梅山军分区现在很虚弱,这个时候你确实应该留在家里面坐镇,九江我去就可以了。”

    徐锐却摇头说道:“行刺冈村宁次的机会只有一次,一次不能得手,恐怕就不会再有第二次机会了,所以我必须得亲自去。”

    王炉生便着急了:“老徐,你属驴的是吧?怎么说都不听。”

    “老王,我就是属驴的。”徐锐嘿然说道,“反正这九江我是去定了,等我干掉了冈村宁次,回来你怎么处理我都行,哪怕真撤我的职,真的让我去当炊事班长,我也毫无怨言,而且一定会全力配合你的工作,咋样?”

    王沪生便不知道该怎么劝徐锐了。

    徐锐又接着说道:“老兵还有老王,为了使刺杀行动尽可能的突然,在南京那边我们恐怕也不能什么都不做,所以有必要跟南京地下党的同志取得联络,这几天让他们在南京弄出一点动静来,给畑俊六这老鬼子热热身。”

    王沪生叹息一声,说道:“可这事儿,我该怎么跟军部首长说?”

    徐锐笑着说:“怎么说?如实说呗,反正我是蚤子多了不痒,大不了再背个处分。”

    “大不了再背个处分?说的可真是轻巧。”王沪生没好气道,“知不知道你现在就背着党内记大过的处分?再加一等就是留党察看了,知不知道留党察看意味着什么?这将成为你一生中洗刷不掉的污点,进步什么的也别想了。”

    徐锐笑着说:“只要能够杀了冈村宁次,开除党知籍我也认了。”

    “我了个去,你真就这么忌惮冈村宁次?”王沪生瞠目结舌道。

    徐锐点头说:“没错,我就是这么忌惮冈村宁次,为了干掉他,花多大代价都值,这之前要不是第十师团来犯,没准我早就动手了。”

    王沪生苦道:“好吧,那这黑锅我来背。”

    分割线

    南京芳华园,阁僚会议已经结束。

    冈村宁次却被畑俊六给留了下来。

    对于大本营将冈村宁次越级提拔为第十一军司令这件事,畑俊六是很不满的,但是对于冈村宁次的能力,畑俊六却是承认的,在武汉会战中冈村宁次也展显了他的能力,尤其是大跨步的迂回株洲,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夺取长沙之战,更加证明了他的指挥能力,所以对于即将展开的总攻,畑俊六对冈村宁次是寄予了厚望的。

    正是因为这,畑俊六才特意把冈村宁次给留下来。

    畑俊六不认为自己能在具体的战术上给予冈村宁次什么指导,他只是想要单独给冈村宁次打打气,令其变得更有底气。

    “冈村桑,这次就拜托了。”

    “大将阁下客气了,这是卑职应尽的职责。”

    两人才刚开了个头,办公室外就忽然响起沉重的脚步声,遂即紧闭的房门就被移开,再然后脸色苍白的东久迩捻彦就急匆匆走了进来,在东久迩捻彦的身后跟着畑俊六的副官,向畑俊六投来歉意的目光,因为没能阻止东久迩。

    东久迩捻彦浑然不顾畑俊六另外还有客人,径直走上前说道:“大将阁下,我是第二军的司令官,我有权将第十五、第十六师团从金寨、商城前线调回来,你虽然是我的上级,但是你没有权力更改我的命令。”

    畑俊六皱了皱眉头,说:“殿下,之前忘了通知你了,由于你伤势未痊愈,大本营已决定中止你的司令官职务,第二军司令官一职将由我来兼任,所以我并没有越权,至于殿下你么,还是回野战医院安心的养伤去吧。”

    “纳尼?”东久迩捻彦瞠目结舌,“我怎么不知道这事?”

    “殿下如果不相信,可以向大本营求证。”畑俊六淡淡的说道。

    在这件事情上,畑俊六还真的没有瞎说,东久迩捻彦因为指挥不力,导致第十师团被大梅山独立团给全歼,此事不仅引发了大本营对他的极度不满,甚至于连裕仁天皇也对他的这位皇叔失去了信心,所以将东久迩捻彦停职也就在情理之中。

    东久迩捻彦自家人知自家事,知道畑俊六不可能在这件事情上骗他。

    当下东久迩捻彦便软化下来,说:“大将阁下,第十师团虽然集体玉碎了,但是他们的牺牲并非毫无代价,经过这一战,徐锐的大梅山独立团也是伤亡惨重,眼下正是独立团最为虚弱的时候,这个时候将第十五、第十六师团调回,以雷庭万钧之势,对大梅山进行第二次的扫荡作战,定然可以大获全胜。”

    顿了顿,东久迩捻彦又说道:“反之,如果这个时候放弃对大梅山的扫荡,则大梅山独立团不仅仅可以获得充分的整训,而且在完成整训之后,大梅山独立团将会更强大,今后对付起来也将会更困难,真要这样,第十师团的玉碎才真正是毫无价值。”

    敢情东久迩捻彦还没有死心,念念不忘还是要剿灭徐锐的独立团。

    可惜的是,畑俊六却根本不为所动,说:“殿下,我还有事,您先请回吧。”

    “是因为徐锐的战书么?”东久迩捻彦又说道,“大将阁下,你千万不要把徐锐的广播讲话当回事,他这是转移视线,通过制造紧张气氛,将皇军的注意力从大梅山转移开,这样他的独立团就可以休养生息了,我们却是不能上当。”

    畑俊六便不耐烦了,皱眉说:“殿下,如何对付徐锐,我已经有通盘考虑,不过出于对您的身体健康负责,您还是尽快回医院治疗,剩下的事情,交给我还有冈村桑来处理就可以了,我保证剿灭徐锐以及他的大梅山独立团,好吗?”

    东久迩捻彦见无法说服畑俊六,只能够转身悻悻而去。

    目送东久迩捻彦的身影远去,冈村宁次说道:“大将阁下,殿下刚才有一句话其实并未说错,徐锐通过广播公然下战书,多半真是为了转移视线,其真正意图恐怕还是为了将皇军的注意力引到南京,这样他的部队就有充裕时间进行休整。”

    “怎么?”畑俊六皱眉说道,“冈村桑也认为剿灭徐锐,比结束武汉会战更重要?”

    “这当然不是。”冈村宁次摇头说,“徐锐虽然难以对付,却终究不过一团的兵力,对于皇军来说不过是疥癣之疾,只要正面战场的战事一结束,皇军反过手来就能够将其轻而易举的碾碎,而武汉会战却关乎帝国之国运,断然不可轻忽。”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备案号:粤ICP备1234567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