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小善大怨二

    行走江湖这么久,在现实里也有二十多年的人生经验,庞士元当然知道,这个人会这么惨,肯定有“惨”的原因,所以他没有贸然插手。

    他找人询问,可所有被问的人都不回答。

    最好的,也只是暗示让他别管闲事,会惹祸上身。

    此后,庞士元又询问了一下小城有什么势力,有什么大人物,再听听小城有什么大小事,他就知道了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也就是大鱼吃小鱼的故事罢了。

    只是这大鱼的做事风格实在太狠,把敢反抗的小鱼做成了“死鱼”还不让他真死以警告他人。

    庞士元斟酌了良久,最后什么都没有干。

    他又如之前一般在小城行医,似乎他之前的好奇真的只是好奇。好奇过了,知道怕了,也就知道什么该管,什么不该管。

    他的一如既往,让隐隐跟在他身后的人放松了警惕。

    这样一直到了第三天,庞士元离开了小城。

    离开小城的时候,他曾随意地从“死人”身边走过。

    于是他离开不久,“死人”就真的死了。

    之后,他就遭到了追杀。

    尽管庞士元早知道可能会这样,也努力跑得远远的,可还是被人追上了。

    那伙人的追踪技术出乎意料地好,更重要的是好像哪里都有他们的势力和眼线。不管庞士元到了哪里,总会被人发现。

    接下来,就是追杀、反杀。再追杀,再战

    庞士元一直没死。那死的自然是追杀的真神教之人。

    由此,仇怨越结越深。追杀的力量越来越强,庞士元的选择也就越来越少,只能逃亡为先。

    最后,负伤的庞士元只能遁入深山老林才算是得到稍稍喘息。

    至此庞士元和真神教的仇,算是打成了死结。

    逃亡中,庞士元的生活物资开始短缺,尤其是人体必须的盐成了一大问题。

    结果,就才有了之前那一幕。

    山洞里,庞士元正在修炼。

    他盘膝而坐。五心朝天,双眼半睁半闭,呼吸缓慢而悠长。

    他这模样,像是打坐,也像是入定。

    事实上,庞士元既是在打坐,也是在入定。

    打坐,修内功于内。

    入定,感天地之气于外。

    雄厚的内力在体内自如地流转着。速度不快也不慢,恰到好处方能显其真容和奥妙。

    修练不同于战斗,搬运内力的方式也就和战斗中有了明显地不同。

    战斗的时候,内力需要的是和当前情况相配套的速度、数量和技巧等。着重于威力和恰到好处。

    而修练,需要的则是用心地体会内力在经脉中流转的每一个细节和感悟。

    细细地感受内力流经每一个穴位,每一条经脉的时候。内力的变化,穴位的感应。经脉的感觉,以及身体的反应等等。

    这种体会对于内力的增加并不明显。但却能让庞士元对自身内力和身体,有了更深入、全面地了解。也正因为这种全面地了解,他对于自身身体和武功的掌握才能推到一个全新的高度。

    再结合“观想大-法”的观想和试验,他的一些特立独行的想法和创意,才能一步步地创新成为一个个全新内功心法。

    他的“耳神通”,还有新近练成的“目神通”,就都是这样得来的。

    没有人的成功是一蹴而就的,都是以深厚的积累为基础,才能一步步登上高峰。

    那种天上掉馅饼的成功,更多的时候不会让人真正成功,反而会让人在得意忘形之下毁灭了自我。

    只有脚踏实地的,厚积薄发的成功,才能让成功得以延续,从而从容抗击内外的风险,不会因为一次突然的失败而骤然倒下。

    内力在体内流转,剑意沟通的天地灵气环绕于四周,并随着庞士元的意念而进入体内。

    渗入血肉,溶于内力。

    从剑意开始能沟通并御使灵气开始,庞士元就感觉自身的修练越来越有修真的味道。

    尤其是他最近新创的三大绝招“绝对重力”、“万象归元”、“天狗啸月”,它们依托剑意、灵气、巫术而成,其手段和威能更是和法术极度相似。

    在外人看来,庞士元这三大绝招几乎就是法术。

    不过,那只是外人的看法。

    于庞士元自己,他很清楚,他的根基依然是武道。

    “绝对重力”和“万象归真”的根基在于武道剑意,灵气只不过是辅助而已。

    “天狗啸月”的原理更侧重巫术,但推动它的依然是内力和他自身强大的心灵修为。

    所以,不管庞士元怎么修炼,他从未忘记他是一个武者,其他的一切手段,都是为武道而服务。

    剑意是武意的分化,巫术促进了武道,灵气似乎能强化所有的一切,但终究不是主体,而只是辅助手段。

    差不多一个小时过去,庞士元体内的内力开始逐渐归于丹田,但依然有相当一部分在体内各穴位、经脉中流转。

    此种流转,不再是庞士元有意识地控制,而是内力形成周天后自发地运转。

    十二正经和奇经八脉中的内力,“闪灵身法”、“耳神通”和“目神通”的小周天循环,都属此类。

    每一次的运转,都是一次内力积蓄的过程。

    而此时,庞士元的注意力已经基本集中于巫术的修练之上。

    很多人都认为,一心两用是一种不得了的天赋。

    事实上,这也确实是。

    在心灵修为不断提升后,庞士元其实也具备了一心两用的能力。

    可除了战斗需要外,庞士元很少这么做。尤其是在修练的时候,庞士元更是绝不一心二用,而是全心全意于一种修练之道。

    武功就是武功,巫术就是巫术

    他认为,这样更有助于自身地感悟。

    感悟,需要全心全意

    庞士元的巫术修练和其他人的巫术修练有着极大地不同,这不同就是他只修法,而不练术。

    也就是说,他的修练只以茁壮自身为要,其它的杀伐、辅助巫术他根本就不修练。

    每个人的时间都是有限的,修练之人的时间就更加有限而宝贵。

    就算梦予者有梦境世界里数倍的时间作为补充,这时间依然是宝贵而紧张。

    庞士元从不觉得自己的时间充裕到武功、巫术同时主修的程度。从一开始确定以武道为主之后,他的巫术修练就是以辅助武道成长为目的。

    所以,他才有了只修法,不修术的决定。

    为此,他甚至把“天狗啸月”这样纯粹的巫术,也修改成了以武道为基础的武道绝招。未完待续。。<>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备案号:粤ICP备1234567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