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合谋

    走在前往秦城的路上,庞士元发现他的心情没有如他以为的那么兴奋、紧张,反而有些伤感。

    现实世界的两个多月,梦境世界的已经过去大半年了。

    这大半年里,他和庞降香同“宿”同行,同战同跑,两人的关系迅速增进。似乎是兄妹,又似乎是情侣,又有些像战友。

    反正,两人在一起,就有一种难言地默契。

    任何人看到他们,根本不用观察,就知道他们是一体的。

    如今,突然和庞降香分开,庞士元就觉得自己的生命中好像突然少了什么一样,感觉非常不习惯,也有些不舒服。

    不过,再怎么样,他也不可能回头。

    再说了,不就是一天嘛!

    大男人,难道连一天的分离也承受不住了?

    路家的家族墓地距离秦城本来就不远,庞士元没用多久就来到了秦城边上。

    他没有从已经被破坏得一塌糊涂的城门进去,而是直接从破败的城墙上翻了过去。

    此时,还是凌晨时分,星光暗淡,城里根本就没有人活动。

    这样的环境正适合庞士元探险。

    根据之前那个红巾盗和陆晓峰的说明,庞士元很容易就找到了闵致远的住地——秦城一个杨姓富豪的家。

    显然,这个家现在已经改了姓。

    而原来的主人,据说都已经在城破后。被杀光了。

    对于古代的建筑风格,庞士元现在已经有了相当地了解。

    一路上,庞士元发现了好几处的明哨和暗哨。这个发现让庞士元更加小心了。

    隔着二十米左右的距离,庞士元就发现前方火光大亮。在这一片火光中,书房的灯反而有些暗淡。

    这可是凌晨,书房的灯还亮着,庞士元自然就知道正主在哪里了。

    庞士元还想靠近书房,却发现书房外的明哨站得无懈可击,房上。房外,还有各处能藏身之地。要不就是有人站在那里,要不就是点上了灯火。

    不管他心里怎么想,他发现他都靠进不了书房。

    如此布置,由不得庞士元不相信之前那个红巾盗所说的。都是真的。单兵和林少卿的死,就是闵致远和林可为两人联手的结果。

    要不,两人的会面哪里需要这么严密的保护。

    既然实在靠近不了,庞士元就决定想想别的办法。

    办法,还真的有,只是有些太耗费内力。

    很早以前,庞士元就在试验能够大大提升五感的内功心法。

    几个月的试验,他还真有所得。

    这个所得,被他命名为耳神通。

    耳神通的名字听起来真的是高大上。似乎很牛逼的样子。可实际上,也就是增加耳力,并定向收集音波而已。

    效果嘛。确实还可以。

    他试验了一下,百米外的窃窃私语,他都能听个一清二楚。

    当然,问题也不少,其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消耗很大。

    他现在也没有搞明白,明明就那么几个穴道。几段经脉,怎么就会消耗那么多的内力。

    因此。耳神通虽然被他创造出来了,可他平时几乎就没有用过,实在是承受不了这种消耗。

    不过今天,这耳神通看来必须得派上用场了。

    “……”

    “致远,我们是不是太着急了。以前我们动手脚,让恒州大乱,其他人没有发觉,那是因为我们几乎没有从中得利。可这一次,我们就是明显的既得利益者。我想,不少人都会怀疑是我们搞鬼!”一个有些清脆的声音传入了庞士元的耳朵,听着应该是女声。

    庞士元就知道,这个人是林家的林可为。他早就听说林可为男生女相,没有想到连声音都这么像女子。

    不过庞士元也听到一些谣言,说林可为其实就是女的,只是一直男扮女装行走江湖而已。

    只是庞士元怎么也没有想到,他听到的第一句话居然就是这么劲爆的消息。恒州的动乱,居然是闵致远和林可为暗中引发的。

    如果他把这个消息传播出去,这两个胆大妄为的家伙,绝对必死无疑。

    “没事的,可为。这一次得利的又不是只有我们。像潘老二,终于能摆脱千年老二的名头,他难道就不值得怀疑?还有你家的林少卫,他可是也直接接替了林少卿的位置。所以,我们完全可以稳坐钓鱼台。”这时,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带着一些温柔,这个人应该是闵致远。

    潘老二,单兵手下第一大将。单兵死了,他就顺利上位了。

    “是啊,可为,根本没有什么可怕的。不就是死两个人吗,这些年被我们算计死的,不说十万,上万是妥妥的。还在乎多这么两个?”出乎意料,又有一个声音响了起来,这个声音有些清朗,但更多的却是跋扈和自傲。

    庞士元没有想到书房里居然是三人合谋。

    而且,他这个人说话的口气,怎么听都像是现代人。

    难道,这书房里的三个人都是梦予者?

    如果真的是这样,他们的合谋还真的有坚实的基础,也就难怪能联合起来。

    “是啊,十万!有的时候,我都觉得我们当初决定这么做,到底是对了,还是错了。这可都是活生生的人啊!”林可为似乎有些后悔。

    那清朗的声音就有些不耐烦:“可为,你别总是那么多愁善感行不行啊!要知道,你现在扮演的可是男人的身份。就别总用女人的思想去思考问题!再说了,死些人有什么大不了的。反正这是在梦境世界里,死了,就死了!”

    闵致远就有些不高兴:“方兴波,别这么和可为说话。虽然我也觉得死些人不算什么,可怎么说看起来都是和我们一样有血有肉有思想的人,我们也不要太不把人当人看。”

    听起来,闵致远好像是把人当人看,其实从骨子里他依然没有把梦境世界的人当人。

    否则,哪里来的“不要‘太’不把人当人看”的话。

    庞士元却没有在意这个,他在意的是方兴波这个名字。

    这又一个在恒州动乱中崛起的新人,是定军候麾下之校尉。据说,这个方兴波相当得定军候的欣赏。(未完待续)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备案号:粤ICP备1234567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