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僵持

    于亚桥没有再说什么,但心里可不觉得这不奇怪。

    要知道林泽伦的武学眼光在整个梦予者圈子里都是有名的,梦予者论坛中被认为最客观的天演论坛就曾评论过林泽伦,其中就专门提到林泽伦的眼光。

    那次评论得到不少武道梦予者的认同。

    梦予者的性情和一般人很有些不同,他们更认死理,都喜欢实事求是,喜欢有什么就会说什么,不加以掩饰。

    既然林泽伦能被众多梦予者认同,那就说明他的眼光确实是值得信任。

    可现在,林泽伦却自承在庞士元的身上走了眼。

    这如何不让于亚桥奇怪?

    于亚桥不由地把目光对准了庞士元,看是林泽伦真的走了眼,还是这庞士元在扮猪吃老虎。

    胡狂刀的气势一升再升,而庞士元则越发局促。

    燎原刀法本就是越战越强的刀法,尤其是在气势上压倒敌人的情况下,这种增幅就变得越发明显。

    而庞士元在燎原刀法的威逼压迫下,其活动范围则越来越小了。

    众人都觉得庞士元很难再有机会扳回局面,恐怕就要这样一直被胡狂刀压制到失败了。

    可庞士元却没有放弃。

    庞士元脚下的步法名为四象步,是一种简单但却非常实用的步法。

    简单地说,四象就是前、后、左、右四向。

    而往复杂了说,也不过是多了左前、右前、左后、右后四向而已。

    当然,方向不是走法,其中的奥秘只有修练的人才能知道。

    以前,庞士元一直都觉得四象步已经够用。和岱宗武功配合得相当好,能把岱宗武功的威力发挥出来。

    可今天,看到了胡狂刀风火相济的步法,庞士元才知道四象步最多也就是中规中矩。想要以步法提升自身武功的威力,却是差了些了。

    而这,就是他为什么无法突破胡狂刀压制的一个主因。

    不管他脚下如何动,胡狂刀总有办法拦在他的前头,继续压制着他。

    这就像胡狂刀的刀法不管怎么变,他的冥曦剑也总有办法半途拦截一般。

    可是,他的拦截是一种半招架,半主动地拦截。从本质上说,其实是一种自保。

    而胡狂刀的拦截,却是实实在在地压制,有半渡而击的加成,让他的活动空间都在一步步地变得狭小。

    这种局促的局面让庞士元很不适应。

    要知道,岱宗武功就是以大气磅礴为主的武功,当他自己都感到局促和憋屈的时候,又何来大气和磅礴?

    而这种憋屈,也进一步压制了他武功地发挥。

    庞士元不愿意再这么下去了,如果再这么下去,他就要被胡狂刀直接憋死!

    就在庞士元准备着要施展绝招扳回局面的时候,他突然福至心灵一般预判到了胡狂刀正在施展的这一招的下一个变化。

    这种福至心灵,庞士元非常熟悉。

    以前在生活,在修练,在战斗中,都曾经出现过,那正是他修练巫术之后所拥有的直觉。

    在关键的时刻,它再一次发挥了作用。

    早就有了经验的庞士元顾不得惊喜,他一如之前,沉着地格开了胡狂刀的攻击。

    被格开的狂刀在胡狂刀的运转下,一个回旋接着就是一个非常漂亮地追身一斩。

    那种近乎自然地弧线,让人为之惊叹!而其威势,也比之前更盛了。

    如果是之前,庞士元只能再次挺剑与之相对。

    在胡狂刀越来越强的刀势的压迫下,变得更加窘迫。

    可现在,早就预见到了这一幕的庞士元已经准备好了大餐在等着胡狂刀。

    预判了胡狂刀出刀的时机和位置,让庞士元有了短暂,但足够反击的时间。

    只见那冥曦剑一收,一放,然后陡然刺出。

    被苦苦压制的气势在这一刻被庞士元一下子都释放了开来,同时丹田中的内力喷涌而出。

    冥曦剑的剑尖前方空气就如被一把重锤锤击一般,轰然炸开。

    而在空气炸开的同时,一声空爆响彻战场。

    爆响声还在回荡,冥曦剑已经精准到极致地命中了狂刀的刀锋。

    “铿!”

    自两人交战以来,这绝对是最响亮的一次刀剑相击之声。

    那些站得还算远的观众都感到耳中一阵刺耳地疼。

    以有备对无备,胡狂刀即便占据着主动,也被这一刺给冲得退了一步。接下来的攻击,更是被直接打断了。

    至此,胡狂刀之前营造的优势一下子消失了大半。

    庞士元已经从憋屈和局促中恢复了过来,主动向他扑了过来。

    其实,庞士元心里也有微微地遗憾。

    直觉的到来总是毫无预兆,让他无法把它的作用最大化。

    如果能再给他哪怕十分之一秒的时间,他也能把之前那一击化成岱宗剑法三大绝招之一的雷霆万钧。

    如果真的能发出雷霆万钧,出其不意之下,说不定就能伤到胡狂刀。

    那么,局面将会完全不同!

    现在,他仅仅只能把胡狂刀击退,给自己一个重整旗鼓的机会而已。

    不过有了这一次福至心灵地灵光一现,庞士元的心里开始有底了。

    虽然他处于劣势,但他只要稳住,他就不至于失败!

    就算胡狂刀的实力确实胜于他,在接下来的战斗中还将取得了战场上的主动,而他也会再次被困一地,但他就算是被动,也是心中有数地被动,而不是心中没底地挨打。

    只要让他能挨到直觉的出现,他总能把胡狂刀好不容易营造的优势一举摧毁!

    这就是庞士元的战法,看似简简单单,好像没有一点技术含量,似乎还有些赖皮,但能把复杂的局面变得简单,还能以简单对抗复杂,本身就是一种能耐!

    而且,随着庞士元越来越适应胡狂刀的刀法和身法,即便没有直觉救场,他也渐渐有了一些更具威胁地反击了。

    于亚桥看着胡狂刀在优势巨大,再加把力说不定就要拿下的情况下,被庞士元犹如神来之笔一样的一剑给硬生生击退,心里不由赞叹:“林哥就是林哥,这眼光就是比我好。居然能看出庞士元还有如此手段!刚才那一剑,眼力、预判、经验、实力,缺一不可,而庞士元还就做到了。了不起!”

    于亚桥的赞叹别人听不到,在大多数观众们的眼里,胡狂刀还在压着庞士元狂攻猛打。

    可在林泽伦、于亚桥、魏灵童等人的眼里,两人的战斗已经发生了质的变化。

    战局从一面倒地压制,变成了一种微微倾斜地僵持。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备案号:粤ICP备1234567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