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直觉

    胡狂刀转战南北,各种人物真的见了不少。

    野心勃勃,变着法子招揽人,又在翻掌之间打压人的人。

    淡泊名利,似乎什么都看穿,但其实内心却有更大执着的人。

    无所顾忌,一切以自我为中心,极端利己的人。

    执着修练,和他一样努力攀登修练高峰的人。

    沉迷幻想,却拥有了一身奇异能力,行事完全无法预料的疯子。

    信仰虔诚,一切都奉献于神、佛的极端信徒。

    没皮没脸,但内心深处,却有着最坚定的信念的人。

    ……

    这天下是如此之大,各种各样的梦予者,胡狂刀不敢说他见过了所有的类型,但他却有信心说,他见过的梦予者类型,绝对不会少于任何一个人。

    可即便是这样,像庞士元这样,面对几乎是陌生人的他,居然就拿出武功绝学灵犀指和他分享的人,他还真就是第一次见到。

    这一刻,胡狂刀几乎以为庞士元有什么特别的想法,又或者他了解的庞士元只是一个表象。

    “难道庞士元也是一个野心家?是我们以前没有发现?”

    “或者庞士元属于某个组织,这是准备拉拢我?”

    “又或者,庞士元有求于我,这才下如此大的本钱?”

    “……”

    胡狂刀的脑子里一下子闪过很多的念头,但这些念头又在第一时间被他自己一一否认。

    胡狂刀能在国家和龙组的通缉下生存下来,除了他自身的实力和梦予者的帮助之外,还因为他有着极强的直觉。

    这种直觉能让他第一时间分辨人心,而不会为人的表象所迷惑。

    否则,当初还孤立无援的他,早就被那些怀着各种目的,打着各式旗号的,都说要帮助他的梦予者和梦予者组织给生吞活剥了,哪里还能成就天下第一刀的赫赫威名。

    当初哪些人帮他可不是都因为善心,很多都有附带的条件。

    在来之前,胡狂刀就对庞士元有了相当地了解。

    而从庞士元下车,到庞士元和他以气势对抗,他又对庞士元有了更深入地判断。他相信,庞士元是和他一样纯粹的武者。

    纯粹的武者不是不会阴谋诡计,而是他们不屑于阴谋诡计。

    就算他们迫不得已使用阴谋诡计,那阴谋诡计也必然有一个底线。而不像商人和政客,那么的没有底线。

    所以,胡狂刀才那么轻易地上了庞士元的车。

    要知道,当时的车里车外,可全是庞士元的人。

    天诛盟风堂能够把庞士元这边的人摸得一清二楚,胡狂刀转战南北这么久,又岂能没有自己的消息渠道。

    否则,他又如何知道庞士元开车从安民县出来,然后直接堵了个正着?

    庞士元身边有几个梦予者,这些梦予者的实力,还有他们的装备,他其实心中都有数。

    那可是至少五个梦予者,还有两个可能的梦予者。

    胡狂刀即便再有自信,他也不认为自己能在五个梦予者——其中的庞士元还差不了他多少——的围攻下全身而退。

    可他依然上了车,那就说明了他对庞士元的信任。

    而当庞士元提出分享灵犀指的诀窍的时候,他尽管本能地有所戒备,但接着他就马上肯定了庞士元的真诚。

    庞士元是真心诚心要与他分享灵犀指。

    正因为这份真诚,胡狂刀就毫不推脱,直接坦然地接受了:“那狂刀就厚颜了!”

    胡狂刀能够如此坦然地接受,那是他确信他将对得起庞士元的这份馈赠和真诚。

    他胡狂刀,从不是一个白受人好处的人。

    胡狂刀相信直觉,庞士元同样相信直觉。

    他相信胡狂刀是一个真正光明磊落的真正意义上的侠客,所以他才会毫不犹豫地拿出他灵犀指和胡狂刀分享。

    这绝不是无脑地莽撞,而是庞士元本心地直觉。

    很早以前,庞士元就发现榴榴的预判能力极强。

    每天晨练,榴榴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在他的两腿之间溜来溜去,根本不在乎他脚步的变幻和移动。

    最初,庞士元每走一步都小心翼翼,深怕一个不小就伤到了榴榴。

    可很快,庞士元就彻底放心了,榴榴的预判能力极强。庞士元只要一动,榴榴肯定能提前或和他同步完成移动,完全不用担心有踩踏事件出现。

    庞士元不知道榴榴的预判能力来自哪里,他只能归结为神兽天狗的天赋。

    后来,他开始和榴榴一起观想,并修练巫术,渐渐地,一人一狗之间就有了一种玄而又玄的联系。

    正是这玄而又玄的联系不但让一人一狗的简单情绪和思想能够互通,还让庞士元多了一项能力——预判,又或者说是直觉。

    庞士元的直觉和榴榴如未卜先知一般的预判能力相比,差了好几个档次。榴榴是每一次都能预判出庞士元的行动,而庞士元却只能偶尔灵光一现,才能有所发现。

    但就是这样时灵时不灵的直觉,已经给了庞士元巨大地惊喜。

    武者的战斗,预判极其重要。

    可惜,绝大多数的武者在战斗的时候,都只能凭借本能和经验。

    岱宗的武功很讲究预判,庞士元也修练得有模有样,每每能在战斗中先人一步,从而在大势和节奏上压倒敌人。

    可惜,这样的预判与其说是预判,倒不如说是武者基于经验和武功有意引导和逼迫而成的一种必然态势。

    当敌人被庞士元带入了他希望的节奏和局面的时候,庞士元自然就如未卜先知一般把敌人玩弄于鼓掌之间。

    所以,这样的预判,其实算不上预判,而是一种预谋。

    与之相比,庞士元通过观想和修练巫术而得的直觉,才是真正意义上的预判。

    那是一种蛮不讲理地洞察先机,堪称预知。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做,而你还就真的会这么做,所以我做好了准备等着你自投罗网,然后一击制胜。”

    从开始,到过程,到结果,根本不需要理由,也说不出理由。

    正是凭着这蛮不讲理的直觉,在平常地切磋中,庞士元终于在技巧上都压倒了顾景天老爷子,而不是靠强大的内力欺负人。

    而在生活中,这种直觉也让庞士元更加容易地分辨对与错,真与假,还有最重要的人性。

    这对于庞士元来说太重要了。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备案号:粤ICP备1234567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