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章 运气靠不住

    有一句话叫做难者不会,会者不难。

    以金针渡穴给安颖莹治病就是这样,看似难比登天,安家为此苦苦寻觅了数年,却一无所获。

    可庞士元一出手,事情就变得非常容易。

    有过在梦境世界和现实中为人金针渡穴的经验(卫尧的那次也算,虽然是害人,但原理是差不多的),庞士元操作起来得心应手。

    要不是安颖莹人小经脉更加脆弱,庞士元也不会做得那么小心翼翼。

    以致他完成一次金针渡穴,脸上的汗水都要擦好几次。

    安颖莹躺在床上,先是两只眼睛紧紧地闭着,害怕得不得了。但接着就奇怪的睁开了眼睛,因为她根本就没有感觉到疼。

    相反,随着庞士元的动作,她感觉自己的整个身体都暖和了起来。

    这种暖和不是夏天热得全身冒汗,而是一种全身心的暖和,就像是被妈妈抱在怀里睡觉的时候差不多,非常舒服、温暖。

    感觉越来越好的安颖莹就活泼了起来,她那双圆溜溜地大眼睛就开始滴溜溜地转起来,在庞士元、安千月、爷爷、奶奶的身上不停来回地看。

    要不是她还记得庞士元庞士元、安千月、爷爷、奶奶一再叮嘱她不能动,她恐怕都想起来活动一下。

    她觉得,自己现在非常健康,跑跑跳跳绝不是问题。

    安重谨、魏文秀、安千月自然也看到了安颖莹脸色的变化。原本晶莹雪白到都有些透明的肌肤渐渐有了红润的颜色,让人看着就感觉很健康。

    这样的健康肤色,他们还是第一次在安颖莹的身上看到,一个个都激动得热泪盈眶。

    整个金针渡穴的过程非常顺利,没有任何的偏差,颖莹提前喝下去的汤药在庞士元的引导下和她自身被激发的精气完美融合。

    虽然,这股精气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退,但有庞士元连续的巩固,安颖莹的身体将彻底痊愈,甚至未来会变得比正常小孩还要好。

    并不是什么人,都能有机会以内力疏通经脉的。

    还是在酒楼,自从在这个酒楼听到了之后,庞士元就喜欢到这个酒楼来喝喝酒,听听歌。

    虽然酒楼里再没有出现他熟悉的“新”诗词,但就一首就足够他留恋了。

    今天是他在锦城最后一次里听歌女唱了,等一下就就要上船去黔州了。

    在“与尔同销万古愁”的歌声中,庞士元和庞降香一起离开了酒楼。

    由于心神被歌神完全吸引,他没有注意到,当天走下酒楼的时候,有一个熟人从他身边走过。

    一直到他上了船,船离开了码头,他都没有意识到这个熟人正是他下山不久就碰到的黑鹰。

    那是他第一次看到江湖厮杀,也让他意外得到山川藏宝图。

    已经在江湖上苦苦了一个多月的黑鹰也同样没有认出庞士元,实在是此时的庞士元和他当初身穿文士服的样子,简直就是天差地远。

    而庞士元又一次无比幸运地躲过了一场危机!

    只是,人如果总是靠幸运,幸运就会有靠不住的时候。

    郑岚清练武回来,就看到那个新来不久,文质彬彬的右司马庞士宗捧着一本书在那里有滋有味地看着。

    这样的情景,这些天他一直都有看到,但从未在意。

    看庞士宗看书看得认真,他一般都会直接从他身边走过,也不出声招呼,免得打扰了人。

    不过今天,郑岚清突然就想知道,这右司马庞士宗每天都在看什么?

    于是他就走了过去,而且刻意走出脚步声,而庞士宗也果然就从抬起了头。

    看到是郑岚清向他走来,庞士宗就招呼道:“郑校尉,练武回来?”

    “是啊!我每天回来都看到庞司马在此看书,能问一下都看的是什么书吗?”郑岚清有着武人的直爽,想什么就直接问了。

    庞士宗不觉得有什么可隐瞒,就把书递给了郑岚清,道:“是一本兵书,我弟弟拖人送来的。还专门让人带话,说这本兵书集兵法之大成,读通读透必成大器。”

    “这话说得可有些大。”郑岚清就有了兴趣,一边接过书,一边问道,“是什么兵书这么厉害?”

    “。”

    庞士宗的回答让郑岚清拿着书的手顿时就顿住了,整个人似乎都是一激灵,有些失态地疾声问道:“真是?”

    庞士宗看到郑岚清失态,就有些奇怪了:“郑校尉听说过?”

    郑岚清发现庞士宗脸上的疑惑,这才稍稍恢复了震惊,接着就出言试探道:“确实是听过。据说是一个叫孙武的人写的,不知道我有没有记错。”

    “哈哈……”庞士宗就笑了起来,“看来郑校尉还真的听说过这本兵书,这还真的就是孙武写的。可惜,我从未听说过有这么一个兵法大家。郑校尉能给我说说这个孙武的生平吗?如此兵法大家,不能当面请教,也当缅怀一二!”

    郑岚清此时已经低下头看起了手中的,完全忘记了要和他说话。

    庞士宗丝毫不以为意,因为他当初第一次看到的时候的样子也不比郑岚清好多少。

    当时他直接就迷了进去,几乎就无法自拔。

    他弟弟庞士元说得对,这本真的是集天下兵法的大成,是绝世之作!

    他不知道,此时低头看着书的郑岚清的表情是多么地复杂。

    孙子曰: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故经之以五事,校之以计而索其情……

    看着这一个个熟悉的文字,郑岚清彻底确定了他手中的兵书就是。

    居然是,这怎么可能?

    这个世界怎么会有?

    明明是没有的啊,以前他可是为此专门进行的验证,根本就没有等兵书的存在。

    可现在这又是怎么回事?

    它不可能凭空出现,它必然有一个出处。

    对了,刚才庞士宗说这是他弟弟托人送来的,那问题就出在他弟弟身上。

    难道他弟弟是一个梦予者?所以才能把现实中的兵法带入梦境世界!

    可这个世界不是只有他一个梦予者吗?

    这个世界不是他一个人的梦境世界吗?

    为什么还会有另外一个梦予者出现?

    ……

    第197章运气靠不住(二)

    无数的疑问在郑岚清的脑海里闪过,让他心中是一阵地翻江倒海,掀起滔天巨浪。

    好不容易,郑岚清才把目光从移开,转向了郑岚清。

    笑容有些僵硬地道:“不好意思庞司马,刚才看得入了神,实在失礼。这本兵法,真的是好兵法,字字珠玑,发人深省。”

    庞士宗深为赞同,但也有些奇怪:“郑校尉刚才不是说听说过吗?可看你刚才的样子,好像也是第一次看到一样。”

    郑岚清就自嘲地笑了:“只是久闻大名,却一直缘悭一面。今天这才看到,结果就被它深深吸引了。”

    庞士宗就很慷慨地道:“既然郑校尉喜欢,那我们就一同研习如何?我最近看了兵书,正好积累了不少问题,希望郑校尉不吝指教。”

    郑岚清自然是求之不得。

    他现在最想的事情就是和庞士宗结交,这样他才能知道庞士宗的弟弟是不是真的是梦予者。

    如果是梦予者,那他接下来的很多打算看来都得改改了。

    因为另外一个梦予者的出现,意味着这个世界远不是他以为的那么简单。

    ……

    接下来的日子,庞士元过得很规律,而来凤镇也一切照旧,按照既定的轨迹运行着。

    大批的军队进入了瑞阳市,想要一振人类雄风。

    可惜,在梦靥的帮助下,动物园的动物早就遁入了山林之中。

    东吴是一个多山多水之地,而瑞阳市的山是尤其多。

    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大猩猩带着一帮子动物悄无声息地遁入了瑞阳市如今的大山之中,接着就消失无踪。

    而梦靥在发出了宣战书后,也消失无踪。

    虽然国家已经把梦靥定性为恐怖组织,但连敌人是谁都不知道,定性又有什么意义?

    在整个世界都掀起了巨大波澜的瑞阳市动物园事件和梦靥宣战书在来凤镇这个有些偏远的小镇里,几乎没有掀起什么波澜。

    最多,也就说一些消息比较灵通的年轻人在那里咋呼几句,其实什么都代表不了。

    庞士元这才发现,他真的是想多了。

    世界再怎么改变,很多事情也不会变。

    至少人们的柴米油盐,衣食住行就无法变。

    梦靥自说自话代表梦予者和天下普通人开战,可实际上天下人真正把这个当一回事的,又有几个?

    绝大多数民众的注意力依然在他们自己的生活上。

    反正在来凤镇,把这当一回事的,寥寥可数。

    也许在更大、更关键的地方,在政府、国家,在位高权重,财大气粗的大人物和大势力,他们会真正关心,也在想办法对付梦靥和被梦靥代表了的梦予者。

    可这和他这个憋在小小的来凤镇,“安分守己”的土鳖又有什么关系?

    再次给颖莹治了病,又在安家吃了饭,天色已晚,庞士元和安千月手挽着手,就走出了安家大门。

    在他们的身后,安颖莹小朋友和小榴榴正很不满地瞪着他们的后背,他们也很想跟出来啊!

    可惜,安颖莹现在是重点保护对象,在整个疗程完成之前,她还得呆在家里,免得有什么意外出现。

    安家已经达成了共识,一定要把安颖莹的病彻底断根。想要玩,也不差这点时间。

    而庞士元则很不义气地再次把榴榴留在了安家,让它陪颖莹玩。

    两人没有去别墅,而是走到了广场公园。

    晚上刚吃过饭,在广场公园玩的人还是不少的,基本上都是夫妻、情侣,或者就是一家大小。

    庞士元和安千月两人没有什么想玩的节目,就是闲逛。

    走着走着,就看到一群少年少女在那里滑冰。动作难度挺高,就是庞士元也觉得非常精彩,自然就引来了真正喝彩。

    两人干脆就走了过去,看了起来。

    庞士元很快就认出了几个少年男女,都是武馆的学员,其中一个还是武馆比较关注的丁小玲。

    庞士元和安千月的到来很快就被他们注意到了,一个胆大的还对他们吹起了口哨,而其他人则纷纷划过这边和他们打起了招呼。

    而他们这一动,也就让两人成为了被围观的对象。

    一时间“庞馆主、庞馆主……”的叫声不绝,庞士元就觉得影响了广场公园的休闲气氛。

    打过招呼后,就找了一处相对僻静,但站起来又能看到广场的石凳,坐了下来。

    “士元,我发现最近新闻、网络上的言论,对梦予者好像有些不利!”安千月有些担忧地道。

    随着两人关系越发亲密,庞士元就在考虑是否告诉安千月他梦予者的身份。尤其在瑞阳市动物园事件和梦靥宣战书发表后,他就更觉得安千月有必要知道。

    而他最终也确实告诉了她。

    安千月并没有庞士元以为的那么意外,似乎她也早有猜测。

    只是她可能觉得庞士元既然不说,那就有自己的考虑,她就一直没问。现在庞士元说了,安千月也只是感觉更加安心而已。

    不过她也由此开始关心梦予者的相关信息,这才知道了新闻、网络上的一些情况。

    庞士元拍了拍她的手,让她安心,道:“没事。我奉公守法,当一个好公民。国家政策就算是变,也影响不了我。”

    “真的不会影响吗?”安千月还是不放心,“我看网络上的言论,都要升级为阶级矛盾了。有些更夸张的,说要把天下梦予者全部消灭,还普通人一片安宁的青天。”

    庞士元就笑了:“不过是一些网民不负责任的言论。政府的决策,不会因为这些言论而改变的。”

    安千月却不这么觉得:“可是我担心,这些言论就是政府故意放出去的。你也知道,这种事政府又不是没有干过。他们这就是在造舆论,当舆论成了,事情就能顺理成章地干了。”

    显然,安千月是真的上了心,而且分析得也有道理。

    而被她这么一分析,庞士元突然也觉得,他这些天是不是太放松,太放心了。

    他居然就以为瑞阳市动物园事件和梦靥宣战书的影响会逐渐消亡,甚至基本影响不到来凤镇。

    如果政府真的有所动作,现在的安静,也就就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等暴风雨真的来了,他这个毫无准备的人,绝对会遭殃。

    不过庞士元并没有把自己的担心说出来,只是道:“没事的。我其实已经在和政府合作,你忘记了我是武警的武术教练,我的武馆还是警民合作单位。”

    被他这么一提醒,安千月似乎也觉得她有些担心过度了。

    两人于是就转化了话题,毕竟这个话题真的不怎么让人舒服。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备案号:粤ICP备1234567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