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仇恨

    牛头山东麓有一个无名的水潭,是附近村庄女子最喜欢的洗衣之处。

    这些女子到这里洗衣服倒不是为了省水,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这里白天人多,热闹。

    而到了晚上,水潭就变成了一个清幽之地,人迹罕至。

    此时已经是月上山头,水潭早就恢复了宁静。清澈的潭水在微风的吹拂下,泛起微微的涟漪。在月色的映照下,形成阵阵银波荡漾。

    这似乎又是一个宁静而祥和的平常夜晚。

    突然,平静的水面上有波澜掀起,接着一个黑影陡然就钻出了水面,带起无数水花。

    这黑影一露出水面,就开始打量四周,显得很是谨慎。直到发现水潭周边空无一人,黑影这才平静了下来。

    透过月色,可以看到黑影头上那凸起的独角,脖颈处覆盖的浓密鬃毛。毫无疑问,这正是被庞士元一拳击退,接着又被警察堵在牛头山山洞里的变异人。

    只是变异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它不是被警察们堵在了山洞里吗?

    原来变异人在捕猎了足够的水底生物恢复伤势后,居然就通过山洞下的水道一路来到了这个水潭。

    没有人知道这个水潭会和牛头山上的山洞相连,自然也没有人知道变异人已经逃出了包围。

    变异人很快就来到了岸上。

    当它的身体全部脱离潭水的遮掩,它变异的身体也完全暴漏了出来。此时,曾经让它暴露了行踪的蓝白相间病号服终于被它抛弃,它似乎更喜欢赤身*地活动了。

    布满了鬃毛的脖颈之下,并不是人们熟悉的人类身体,而是有着无数鳞片包裹的怪异躯体。

    此时变异人的身体情况,又和它进入山洞之前不同。那时的变异人的身体虽然强悍得非人,但从形态上说,还是人类的身体。

    可现在,在它吞噬了大量的鱼、蛇、虫之后,它的身体再次变异,兼具了鱼、蛇、虫的特性,就变成了如今这个模样。

    变异人低头看着自己已经完全变异的非人身体,似乎很是恐惧,接着就是无比地愤怒。

    它昂天怒吼,却毫无声息。

    这不是它无法发声,而是它知道还有敌人在追捕它。

    它转身看向北面,那里正是来凤镇的方向。只见它血红的眼睛里充满了仇恨,还有愤怒,似乎对某人的痛恨已经达到了极点。

    它好不容易抑制了冲动,转身就向南面而去,看起来是要离开来凤镇。

    但它没有走出多远,一声低沉的咆哮就自它喉中吼出。声音里那满满的仇恨和不甘几乎都成了实质,它终究无法放下心中的仇恨。

    于是,它再次转过了身子,向着来凤镇的方向就跑了起来。

    它的速度是如此之快,绝对已经超越了了人类的百米速度极限。

    这一天,庞士元几乎都陪着张思武度过。

    到了晚上,他终于把张思武送走,他这才有时间好好看看他今天刚买的宝剑。

    这把宝剑是他今天最大的收获,他根本没有想到在这个武道几乎已经不存在的世界,居然还会一把适合武者使用的宝剑。

    这不能不说是莫大的幸运。

    不详的黑云剑纹,诡异的丝丝红线,两者相辅相成,再加上一系列不知道是巧合,还是事实的意外,就让这把宝剑成为了人们眼中的不祥之物。

    然而,别人的不详,却是庞士元的幸运。

    正是这把宝剑被人嫌弃,他才有机会得到它。否则,宝剑要不就是早就被人买走了,要不就是他根本买不起。

    如今,一系列的巧合之下,这把剑就到了他的手里。

    也许就如张思武之前所说,他就是这把剑的天命之人。

    盘腿坐在大厅之中,两手分别置于大腿之上。一手托着剑柄,一手托着剑身,内力一点点地输入宝剑,庞士元正在细细地体会着内力在宝剑中运行的状况。

    他需要了解内力在宝剑中运行的每一丝细微的变化,这样在需要的时候他才能把宝剑的威力发挥到最大。

    岱山剑法大开大合,威猛雄阔,看起来似乎不需要在意这一点点细微变化,可实际上这一点点的细微变化极有可能可能就是一场战斗中致胜的关键。

    庞士元到现在都没有真正混过江湖,但他谨记长辈们的教诲。

    熟悉自己的剑,就像熟悉自己的手一样,一旦你真的做到了这点,它就将成为你行走江湖最值得信赖的伙伴。否则,它就有可能在最关键的时刻,背叛你!

    他终究不是十几岁的少年,以为自己的聪明才智胜过一切,以为靠着自己的努力就能打出一片天。

    他是一个在现实里生活了二十五年,到梦境中又生活了五年的三十岁成年男子。

    他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

    他知道长辈的经验也许未必全对,但绝对是长辈们一生的经验总结。

    在他还不知道什么才最正确,还不能得出最适合自身的道路的时候,长辈们的经验就是最好的借鉴,能让他少走很多的弯路。

    内力输入长剑,又回到体内,继续输入,再回来,如此反复,他整整花了一个小时的时间来熟悉内力在长剑中的运转。

    其实要不是后来感觉内力有些不支,说不定他就要这么一直下去。

    打坐调息恢复了内力,庞士元这才从地上站了起来。

    有内力疏通血脉就是好,这么长时间盘坐于地,都没有血气不通的情况出现。

    大厅就那么点大,庞士元自然无法在大厅里演武。但如果只是基础剑式的演练,那是不成问题的。

    反正他现在要做的就是让自己熟悉这把剑,有基础剑式也就够了。

    说起来,这还是庞士元第一次在现实了用剑。尽管这只是基础招式的运用,但还是让庞士元有种失而复得的感觉。

    点、崩、撩、劈、刺、拦、挂、托、绞、削、压、云、抹、截、带、斩、架、扫等基础剑式被庞士元一一用出。

    起先是熟悉招式,这毕竟是他在这个世界第一次用剑,他还是担心现实和梦境会有所不同。

    试了几下之后,他就彻底放心了。

    就如之前的筑基和内功修行一样,剑法也在这个世界通行。

    晚上的时间就在庞士元反复地用剑中过去,投入的他差点都忘了睡觉。

    等他终于想起来睡觉,才发现时间已经很迟了。

    匆匆刷牙洗澡,庞士元就抱着宝剑进入了卧室。即便是睡觉的时候,庞士元也舍不得放下剑。

    报剑睡觉是一个剑客尽快熟悉手中宝剑的方式之一,能够培养剑客对剑的剑感。

    也就在庞士元全身心都投入在宝剑上的时候,小区内一片灌木的阴影中,一双血红的眼睛正死死地盯着他家的灯光。

    血红眼睛的主人正以一样扭曲的姿势隐藏在灌木的阴影下,它的身躯似乎没有骨头一样,随意扭曲。

    更不可思议的是它的身体似乎也随着阴影而改变了颜色,让它整个人都融入了阴影。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备案号:粤ICP备1234567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