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4章 有脸无面

    当吃面老头脸上的皮肤大面积脱落之后,其脸上的五官大多都已经消失不见,仅仅只剩下一张长满倒勾状牙齿的血盆大嘴,几乎占据着他整张脸二分之一还要多的面积。

    在变成这副吓人的模样之后,那吃面老头所作出的第一个举动不是向我们扑来,而是立刻张嘴便连向着手里的饭碗咬了过去。

    接着,便只听一连串咔嚓咔嚓的声音接连响起,那老头竟连手中的饭碗与蛆虫一起都放进了嘴里大口的咀嚼了起来。

    当老头用力咀嚼着的时候,无数大大的碎片和蛆虫的汁液便好似女散花一般从其口中飞溅的到处都是。

    而直到一枚的碎片打在我的身上,那轻微的疼痛之感这才让我回过神来,并下意识地转身就要跑。

    可还没等我刚把自己的腿给迈起来呢,身后却是忽然传来了一连串让人有些头皮发麻的咯吱声响。

    下意识的回头一看,我便发现那老式的纺花车竟然自己转动了起来,一条条看上去细弱发丝般的黑色丝线更是犹如蜘蛛所编制出来的大一般迅速散开,将我想要逃跑的退路给完全送死了!

    看到眼前这一幕,我整个人都慌了,因为很显然,自己这次是遇到硬茬子了,这俩老东西的身份绝对不一般!

    虽然此时的我心中很是慌乱,但却并没有站在原地坐以待毙,既然退路被封死了,那大不了我先跟你绕圈子就是了!

    在心中暗自打定主意之后,我撒腿就在院子里狂奔了起来,而那原本还在用力咀嚼着口中碎碗片的老头见状,却是立刻便快步追了上来。

    因为身上背着个人的缘故,即便我已经使出了全部的力气,却是依旧无法将对方给远远的甩开,只能好似遛狗一般在院子里不停的转圈圈,过程中还要留意会不会被对方给抓到。

    本来身上背着个人逃跑就已经够累人的了,谁能想到就在我撒腿狂奔之时,那趴在我背上的偷阿星却是忽然语带一丝疑惑之色的对着我开口问道。

    “你发疯了啊?没事跑什么啊?赶紧停下来!我本来就被你弄得有点恶心,现在你这一跑,我更想吐了!”

    听到阿星的这番话,我却是不由微微一愣,难不成他到现在都没有发现那吃面老头已经变成一面目狰狞的大嘴怪么?

    虽然我仅仅只不过是微微愣了一下神,但却给那老头留下了可乘之机,由于我们俩人本来就相距不远的缘故,趁着这个机会他一下就冲了过来,并伸手就抓。

    接着,便只听撕拉一声,那趴在我背上的阿星便立刻发出了一道极为尖锐的惨叫之声,并用手死死的勒住了我的脖子,似乎是被吓得不行。

    由于被阿星给死死勒住脖子的缘故,在全力奔跑的同时,我却是不得不转目向着身后望了过去,想要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

    在将脑袋转过去之后,我便发现阿星身上的衣物已经被撕开了一个硕大的口子,其雪白的肌肤之上更是遍布着数道狰狞的伤痕。

    虽然他的后背仅仅只不过是被那老头给用手指抓了一下,背上的伤痕却血肉外翻,看上去就好似被什么利刃给划过了一般。

    有阿星这子给我当人肉盾牌挡住了那老头伸过来的爪子,这对我来是一件好事,但我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因为麻烦的还在后面呢。

    在伸手将阿星的后背给抓伤之后,那老头立刻便将自己沾满鲜血的手掌放到了口中,然后便只听咔嚓一声,这家伙竟然连自己的手掌和上面的血液一起都吞到肚子里面了。

    看到那老头竟然连自己的手掌都吃,我的内心却是不由越来越凉,因为这预示着对方是一个极为邪恶嗜血的存在。

    既然它对自己都这么狠,那么一旦我落到它的手中那么下场一定会更惨的,妹的,下次我再也不坑人了,这就跟在刀尖上跳舞没什么两样,一不心就会把自己给坑了!

    就在我正一边暗自感到十分的后悔,一边撒腿奋力狂奔之时,那因为身上疼痛而变得泪眼汪汪的偷阿星却是忽然眼带一丝紧张之色的急声开口喊道。

    “心!前...”

    阿星的话还没有完,我便感觉自己的胸口猛的一沉,然后便只听砰的一声,我整个人都被撞翻在地上了。

    当我摔倒在地之后这才发现那钻进房间之中的老太太竟不知什么时候蹿了出来,并故意用身体来撞我。

    这个时候,我的第一反应应该是马上从地上爬起来的,但当我看到那老太太之后,却是惊讶的发现对方脸上的五官大多都在,惟独嘴巴不见了踪影。

    虽然只是下意识的瞅了那老太太一眼,但这却给了那老头足够的可乘之机,当我想要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对方已经伸手抓住了我的肩膀。

    看着对方那近在咫尺的血盆巨口,我的心脏却是不由疯狂跳动了起来,因为只要对方一嘴巴肯过来,我半个脑袋肯定就没了!

    然而就在我正以为自己将要完蛋之时,那原本一直将手中剔骨刀都死死贴在我脖子之上的偷阿星却是放弃了继续威胁我,而是反手就向着对方的肩膀上刺了过去。

    接着,便只听扑哧一声,他手中的剔骨刀便十分顺利的刺进对方的肩膀之中,但当身体被刺穿之后,那老头除了嘴巴有些扭曲之外,别喷出血液或是烟雾了,竟然一点大的反应都没有。

    自打被阿星这偷给偷袭到之后,我无时无刻的都在等待着对方手中的刀子离开我的大动脉,这样我就有机会扔下他自己逃跑。

    现在我有了这个机会,却并没有立刻就将他给扔下,因为人家上一秒才刚刚救了我,下一秒我就把他扔掉自己逃命,这样做是不是有点不大地道啊?

    将他扔下自己逃跑这个念头刚从我的脑子中冒出来,便随即又被我给抛到了脑后,因为这个时候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呢!

    趁着那老头嘴巴有些扭曲的工夫,我立刻便抬腿狠狠的向着对方的腹部踹了过去,在一脚将其给踹翻在地之后,我撒腿就准备跑。

    可还没等我刚跑两步呢,那老太太却是彷佛早就料到我会这么做一般,竟不知何时出现在了我的正前方,并伸出它那满是锋利指甲的手掌便迎面向着我抓了过来。

    而直到此时我才发现,对方脸上消失不见的嘴巴竟出现在了它的手掌之中,如果要是被它给抓中的话,我肯定会被其给连皮带肉的给咬下好大一块。

    然而就在我正惊讶于对方的嘴巴竟然长在手心之时,一道亮晶晶的东西却是忽然擦着我的耳朵飞过,并直勾勾的打在了那老太太的脸上。

    接着,便只听啪的一声,一枚老式剃须刀的刀片便正好打在了那老太太的眼眶之下,将其那硕大的眼珠给打的是稀巴烂。

    抓住对方一只眼睛被打瞎的缘故,我立刻便再次抬脚将那老太太也给踹翻在地,然后堕落而逃。

    就在我拼命逃跑的时候,身后却是忽然传来了那偷阿星明显有些惊慌失措的呼喊声。

    “怎么办怎么办?师父过盗亦有道,我们是偷,只许偷东西不许伤人的,现在我一下伤了两个人,这该怎么办啊?他们好端端的为什么要攻击我们啊?”

    听到身后那阿星大呼叫的声音,我便知道对方的确是中邪了,要不然的话,他也不会倒现在还认为对方是普通的老头老太太。

    根本就没有工夫去理会那偷阿星的大呼叫,已经将老头老太太摔在身后的便想沿着原路返回。

    可等我跑到那些黑色大的前方之后,却是惊讶的发现,这玩意儿竟然是由一根根充满腐臭之味的长发所编制而成的。

    头发往往给人一种很是脆弱易断的错觉,其实这玩意儿却坚韧的很,大部分人在拔头发的时候只会将其从头皮里给拔出来,而不会将其给扯断。

    据头发的韧性很强,用头发编制而成的绳子绝对要比大多数专业的绳子要结实的多,一旦我就这么硬撞上去的,十有八九会被困住的。

    所以在停下自己的脚步之后,我立刻便急声对着那明显还有些慌张和担忧的偷阿星急声开口问道。

    “你还有没有刀片了?赶紧把前面的大给割开啊!要不然我们都得死?”

    我的话刚一完,那正一脸担忧观察那老头老太太伤的究竟严不严重的偷阿星却是一脸懵逼的对着我开口问道。

    “什么大?哪里有?你是不是疯了啊?”

    一听对方这话,知道对方因中邪什么都看不到的我甚至连开口跟对方清楚的机会都没有,便立刻转头就往回跑。

    因为就在我停下来的这会工夫,那老头老太太不但已经从地上爬了起来,更是已快步冲到了我们的身后。

    <font color="red">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大文学小说网,继续阅读</font>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备案号:粤ICP备1234567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