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新优娱乐-新优平台-新优娱乐平台 > 恐怖灵异 > 守墓人 > 第426章 话是真的不能乱说

第426章 话是真的不能乱说

    以前我曾经听人过,如果要是被心怀杀意之人给盯上的话,那么自己的身体就立刻会感觉到一股莫名寒意。

    难不成,这徐大已经对我起了杀心?要不然的话我为什么会突然觉得遍体生寒呢?

    心中刚冒出这个想法,甚至还没有等我来得及去仔细思索呢,随着一道阴冷的寒风猛然袭来,我便找到了真正的答案。

    一时之间,我不禁觉得有点尴尬,因为自己的确是太有点多疑了,脑子里乱七八糟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连杀气这种东西都脑补出来了。

    然而就在我正暗自觉得有些尴尬,并寻思着该用什么样的借口去拒绝对方的提议之时,不光风大了,就连头顶的月光不知何时也消失不见了。

    几乎是下意识地,我便立刻转目向着自己的头顶望了过去,但就在我刚将脑袋给抬起来的刹那,却是忽然发现自己头顶的上空竟笼罩着一团淡淡的暗浊之气。

    看着半空之中那萦绕不散的暗浊之气,我立刻就觉察到了情况有些不对劲,并下意识地转目向着四周望了过去。

    接着,我便惊讶的发现除了我们身处的王家坟的范围之内,其它地方依旧被皎洁的月光给笼罩在其中。

    “你还愣着干啥?快点啊!”

    在看到我一直站在原地没有任何想要帮他敷药的意思之后,那徐大一边语带一丝怒意的开口向着我吼道,一边好似赌气般的将手中的包给用力向着我扔了过来。

    而直到此时,我才回过神来,并下意识地急声对着他开口喊道。

    “你有没有觉得...”

    话刚到一般,我便不由住了口,因为那原本正在捡拾地上那些碎烂血肉的猴子竟忽然发出了一道极为尖锐的叫声。

    吱吱~吱吱吱~

    虽然之前这只猴子也张嘴发出过叫声,但这一次它的叫声听起来却是显得渗人多了,让人听了之后不由会心生一种很是不祥的预感。

    几乎是下意识地,我便立刻转目向着它望了过去,接着,我便发现那只猴子此时正盯着不远处的一片草丛在疯狂吠叫个不停,它的那副模样就好似发现了什么极为恐怖的东西一般。

    猴子闹出的动静这么大,即便不用我开口提醒,那徐大也察觉到了情况有些不对劲,几乎没有任何迟疑的,他立刻便急声对着我开口喊道。

    “快给我敷药!快!”

    虽然对方喊话的声音很大,我却是故意装作没有听到一般,仍双目直勾勾的盯着那只正在狂吠不止的猴子。

    让我给他一个大老爷们往那个位置敷药?打死都不可能!你他妹的做梦去!最好伤口活活疼死你才好呢!

    一边在心中疯狂诅咒着那徐大,我一边下意识的握紧了自己藏在袖子之中的断剑,因为不知道是不是受到了那只猴子的影响,我的心跳竟不由自主的疯狂跳动了起来。

    然而就在我正有些紧张的时候,一道奇特的声音却是忽然顺着阴冷的寒风缓缓飘进了我的耳朵之中。

    这奇怪的声音刚听到的时候像极了人类活动筋骨时所发出的声音,但若是仔细听的话,就会觉得其实更像是砂石瓦片掉落在地上所发出的特殊声响。

    虽然我无法准确的判断出这究竟是什么声音,但我的心跳却是越来越快,心中那种不祥的预感也愈发的强烈了起来。

    相较于虽然内心十分紧张,但却能够暂时保持镇定的我,那只猴子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发现了什么,此时竟然显得极为慌张,不断在地上跳来跳去,再无半点之前的凶狠之色。

    看着眼前坐立不安的猴子,我的内心却是惶恐极了,因为我听大多数动物的感觉都比人类要灵敏的多,可以看到很多人类看不到的东西。

    然而就在我正暗自感到有些恐慌的时候,却是忽然看到不远处的草丛竟忽然微微晃动了一下,接着,一道硕大的身影便从中摇摇晃晃的冒了出来。

    虽然因为头顶有暗浊之气遮挡月光的缘故,这里的能见度并不是特别的好,但当那家伙儿从草丛之中站起来之后,我却是一眼便认出来那竟然是一匹只剩下三条半腿的石马!

    不知是因为风雨的侵蚀,还是人为的破坏,这匹石马的身体早已是残缺不全了,不但少了大半条马腿和一半脑袋,就连其身体之上也布满了道道狰狞的裂痕,似随时都会碎裂成无数大大的石块一般。

    在从草丛之中站起来之后,那匹石马暂时并没有做出任何过激的动作,只是不断的活动着自己的身体,将身上所附着的泥土砂石都给抖落了下来。

    而随着它身体的抖动,一道道暗浊的气息却是接连从它身上的裂痕之中冒了出来,并逐渐升到半空之中与那些将月光遮挡住的浊云融为一体。

    看到眼前的这一幕,我的内心却是震惊极了,如果不是担心会激动到对方的话,我真想立刻撒腿就跑,因为我怎么也没有想到,当初胖子师兄所讲的那个故事竟然会成真!

    直到现在我都还很清楚的记得,胖子师兄给我讲这个故事的时候,我还嘲笑他,让他下次吹牛之前先打下草稿,这故事连五岁的孩都不会信。

    看着眼前那旁若无人般不断活动着自己身体的石马,不光我愣住了,就连那徐大似乎也暂时忘记了身体上的伤痛,同样目露一丝难以置信之色的喃喃开口嘀咕道。

    “我就是随口而已,这匹石马怎么还真活过来了?”

    一听徐大这番话,我却是恨不得立刻冲上去给他一个嘴巴子,妹的,我这石马怎么会突然活过来呢,原来是他这张破嘴在胡!这下好了?他者无意,可人家听者有心啊!

    在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之后,我立刻便在心中暗自警告自己以后嘴上千万要有个把门的,可不能再胡扯更不能再脏话了。

    以前这事虽然也有人提醒过我,但我一直都抱着侥幸的心态,心里觉得不就是随口句脏话么?只要是个人谁没有过啊!我应该不会像宋甜甜那家伙儿一样那么倒霉的!

    然而就在我正暗自感到十分后悔的时候,那原本因石马的出现被吓得是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声的猴子不知道究竟是犯什么病,竟忽然指着身后的石碑疯狂尖叫了起来。

    几乎就是在它刚开口发出阵阵尖叫之声的刹那,那原本正在缓缓活动着身体的石马却是忽然一个箭步就向着它冲了过去。

    不知道究竟是被吓傻了,还是对方速度太快以至于它还没有反应过来,只听随着一道低沉的撞击声猛然响起,那猴子甚至都没来得及躲闪,便被那匹石马给生生踏成了一滩肉泥!

    看着眼前已经变成馅饼的猴子,刚刚还想撒腿就跑的我却是立刻打消了这个作死的念头,因为我知道自己就算跑的速度再快,也绝对跑不过一匹马的!

    然而就在我正有些不知所措之时,那将猴子全身的血肉都给踏践成肉泥的石马却是忽然张开嘴巴将其轻轻叼起,然后便用力的咀嚼了起来。

    咯吱~咯吱~

    随着一连串血肉骨骼被挤压碾碎的声音接连响起,我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快要从胸口之中跳出来了。

    望着眼前这匹石马,我知道自己连跟人家拼命的底气都没有,因为人家可是石头做的,我手里的这断剑想要削个水果还行,想要对付它,那无异于痴人梦。

    “喂,你还愣着干啥?你之前不是如果这匹马活过来的话,你就把自己的眼睛挖出来当泡踩的么?还不赶紧的!不然咱们俩一个都别想活!”

    在短暂迟疑之后,我便连忙压低声音对着那躺在地上的徐大开口道,俗话常解铃还须系铃人,既然这事是他那张破嘴惹出来的,就应该他来解决。

    相较于很是惶恐和紧张的我,作为一个烧尸工的徐大明显心理素质比我强上不是一点半点,他之前紧紧愣了一下,就立刻回过神来,并一直保持镇定状态到现在。

    对于我的这番建议,我想无论是什么人都会犹豫一下的,甚至大部分人还会立刻开口拒绝,毕竟人都是自私的!

    可出乎我意料的是,当那徐大在听到我的这番话后,竟想也不想的便立刻点了点头答应道。

    “你的没错,这东西不是我们能对付的了的,你赶紧过来帮我一把,把我的眼睛给挖出来,不然咱们都他妈得死!”

    看到徐大答应的如此痛快,一向很是多疑的我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但考虑到那匹石马已经快要将口中的猴尸给吃完了,如果不赶紧把它给送走的话,鬼知道下一个倒霉的人会不会是我呢!

    想到这里,我便连忙掏出自己藏在袖子里的断剑就向着他走了过去,准备先挖他一只眼睛看看能不能把那石马给送走再。

    然而就在我刚走到那对方的身旁,甚至还没有来得及蹲下之时,那刚刚明明已经疼的浑身是汗,躺在地上连动弹一下都十分费劲的徐大竟忽然伸手向着我的脚腕抓了过来...

    <font color="red">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大文学小说网,继续阅读</font>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备案号:粤ICP备1234567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