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1章 泣血之言

    虽然六叔对我所提出的这个要求是百般的不情愿,但考虑到情况紧急的缘故,所以他也没有再跟我墨迹下去,而是干净利落的发下了誓言。

    即便我再怎么信不过六叔的为人,但我始终相信帽子山对他的重要性,所以当对方发完誓之后,我便不再废话,静静的跟在六叔的身后再次来到了寒潭的附近。

    为了防止被迷惑住心智,我早早的就将人魄给偷偷的含在了嘴里,可即便是这样,等我到了寒潭之后,耳边却是不断有各种充满诱惑性的语言响个不停。

    也幸亏这人魄是真的有效,再加上现在是白,虽然那声音在耳边响个不停很容易让人心神不宁,但对我的影响却并不是很大。

    抬头看了一眼下,日头已经快要偏西了,再过几个时辰就会黑,而如果我们不能在这之前将事情给解决的话,那么麻烦可就大了。

    为了尽快将那具玉尸给镇压住,这一次我和六叔出奇的是谁也没有多一句废话,竟在这里埋头干活了。

    首先,我们需要在玉尸的四周挖出一个简易的太极图案,且深度必须要在一米之上,这可是一个力气活,而我和六叔偏偏现在的身体情况都不是很好。

    不过好在,当六叔往地上撒了一些特殊的药水之后,泥土便开始变得十分松软起来,一铁锹挖下去就跟挖在豆腐渣上面,过程出乎的顺利。

    但让我感到有些奇怪的是,随着我们越挖越深,一些极为浓郁的恶臭之味却是渐渐从中冒了出来。

    这种臭味既不像是尸臭,也不像是那种鱼虾腐烂之味,反而更像是粪便放久时所产生出的气味。

    虽然这种臭味是最常见也是最没有危险的一种,但我却总觉得很是古怪,因为我实在想不通这里的味道为什么会如此的之重。

    要知道帽子山可是墓地,为了不让这些不洁之物污秽了土地,打扰了死者的安宁,即便是我们的排泄物也都是利用钩锁运送到山下的,这可是守墓人多少年以来的规矩。

    可现在,就凭这空气中如此浓郁的恶臭之位来判断,这潭底更像是一个存在了不知多少年的大粪坑。

    有粪坑出现在帽子山上这已经够奇怪得了,更加奇怪的是这疑似粪坑的地方之中竟然还埋葬着一具身体如玉般白皙滑嫩的女尸。

    要知道,即便是邪晦之物,也十分厌恶和害怕污秽之物的,照理如果这具玉尸是被人给故意埋葬到粪坑之中的话,那她就算是一具有道行的僵尸,用不了多少年的时间也会肉身腐烂,实力大减的。

    然而就在我正暗自疑惑不已的时候,十分罕见没有偷奸耍滑埋头干了半的六叔却是忽然开口对着我喊道。

    “你现在这里挖着,我去运东西,记住,先辈的骸骨千万不能触碰到地面,干活的时候一定要留意。”

    着,六叔便扔下铁锹转身就走,根本就不给我任何开口话的机会,似乎仍有什么事情在故意瞒着我一般。

    虽然对此感到十分的疑惑和担忧,但在略微犹豫了一下之后,我还是选择继续埋头苦干,争取早点把事情给解决了。

    然而就在我生平第一次老老实实的埋头苦干,而没有丝毫偷奸耍滑之心时,耳边却是再次传来了那具玉尸的啼哭之声。

    似乎是觉得之前的威胁利诱已经没有了效果,这一次对方竟开始打起了感情牌,想要用啼哭声让我心软。

    如果要是没有经历那场幻觉之前,像个二愣子一般还梦想着英雄救美的我不定还会心软,但现在,我却是根本就不为所动,她就算把整个帽子山给哭塌了,我也不会搭理她。

    就在我一边听着耳边不断传来的啼哭声,一边埋头苦干的时候,六叔已经跑回来好几趟了,而每一次,他都只是留下一包麻袋,连话都不一声便再次离开,他似乎有意在避免跟我交谈。

    因为照理,相较于埋头干活,一趟一趟的往寒潭运送东西才是最累的,以他的性格要是换做平时肯定会让我去干最苦最累的活,可这一次,他却是太反常了。

    明明知道六叔的行为很是古怪,但我却只能拼命的克制,借力让自己不要去往这方面思考,因为即便人魄的确十分的有效,但任何心中的负面情绪都很有可能给那具玉尸造成趁虚而入的机会。

    以前我家老头子曾经跟我了一句话,这个世界上最难战胜的不是什么妖魔鬼怪,而是自己。

    对此,以前的我是很是不屑的,但在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之后,我这才终于明白这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我一向都是个多疑的人,遇到古怪的事情不去思考,这对我来无疑是一件困难的事情,而那具玉尸似乎也察觉到了这一点。

    在足足哭泣了半个多时之后,那具玉尸似乎也觉得这个法子对我不是很管用了,竟开始语带一丝哭腔的再次开口对着我哀求道。

    “公子,求求你放了,只要你肯放了我,无论你想要什么我都会满足你,而且我可以发誓,绝对不会伤害到你,如果你想的话,以后谁要是欺负你了,等我恢复实力之后,我就帮你欺负回来。”

    玉尸的这番话对一个经常被欺负的人来无疑是很充满诱惑性的,因为只要稍微有点血性的人,都会想要报复,让那些曾经欺负过自己的人都十倍百倍的换回来。

    我相信,如果要不是嘴里含着一块人魄的话,我十有八九会心动,毕竟对于一个一无所有的人来,她开出的条件实在是太致命了。

    为了不让自己的心智再次迷失,此时的我只能装作什么都没有听到一般,只是不停的埋头干活,想要尽快的把对方给解决了。

    而那具玉尸在意识到诱惑已经对我不起作用了之后,却是立刻又改变了方法。

    “公子,我知道你现在一定把我当成坏人了,可是我敢对发誓,我生前是个好人,死后也从来没有害过任何人,我之所以变成现在这个样子,都是那些臭看坟的给害的。”

    在她的描述之中,这具女尸生前本是一家贵胄,金枝玉叶,因为某些原因而四处流落,后被一群守墓人发现,因为贪图她命中的皇气,所以才将她害死埋葬去于死,****夜夜保守折磨。

    这么多年过去了,她把仇恨什么得都已经看的很谈了,她只想恢复自由,不想承受这永无休止的痛苦了。

    对于那具玉尸的这番话,我是连一个字都不肯信的,拜托,我是没见过世面,但这并不意味着我好糊弄啊!

    还什么家贵胄?那不就是传中的公主么?她要真是公主的话,那我还是神仙呢?编故事也不会编,这家伙是来搞笑的?

    就在我正暗自嘲讽对方智商过于太低的时候,六叔已经将十多袋的朱砂都给运了过来,这几乎已经是我们所有的存货了。

    当六叔将所有的朱砂都给运了上来之后,已经被累的是上气不接下的他甚至连坐下来好好休息一会儿都顾不上,便立刻对着我开口道。

    “你得什么时候才能挖好啊?时间不早了,我们得加快进度!”

    听到六叔的这番话,心中已隐隐对其有些怨恨的我却是语气极为平淡的开口回答道。

    “已经差不多了,马上就好。”

    虽然听出了我心中的不满,但六叔却是并没有在意,而是立刻将麻袋打开,将里面的朱砂与另一种不知名的粉末混合在一起,然后便不由分的就往我刚挖好的坑道里面倒。

    这过程之中,我们俩谁都没有开口话,只是埋头干活,我不开口,是因为心中对其很是不满,而六叔为什么不话,我却是不知道了。

    然而就在我俩正忙得是热火朝之时,我的耳边却是再次传来了那具玉石充满绝望的质问之声。

    “连老都不忍看我这么受苦,想要给我一个解脱的机会,你身为一个人,为什么就不肯放我一马呢?我自问没做过什么伤害理的事情,你们为什么非要把我往绝路上逼?”

    这些话的时候,那玉尸并没有在哭泣,但恍惚之间,我却是彷佛看到一位双目泣血的女子正在对着我声嘶力竭的发出质问,让我的内心不由猛的一疼。

    这忽如其来的疼痛,令不由有些心软,但更多的则是忌惮,因为我知道对方是什么身份,我要信了她的话,那么哭出血的人就会是我。

    所以我只能装作什么没听到,让自己尽可能的保持理智,尽量不被对方给迷惑到心智,不给自己犯错的机会。

    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在对我发出一声质问之后,那具玉尸便就此沉默了下来,再没有发出哪怕一丝一毫的声音。

    而就在此时,沉默许久的六叔将所有朱砂都给倒在坑道中之后,这才缓缓开口道。

    “准备的差不多了,请先辈法骨。”

    <font color="red">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大文学小说网,继续阅读</font>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备案号:粤ICP备12345678号-1